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从妓妾逆袭成国际大咖她用画笔绘一代传奇
发布时间:2021-10-27        浏览次数:        

  她是民国名气最大的女画家,也是西洋女画家的第一流人物。对很多人来说,她在海外的名声甚至比在国内还大。而对更多人来说,对她来的了解来自于巩俐演的那部电影《画魂》。关于潘玉良的电影一共有两个版本,另一个版本则是李嘉欣主演。

  对,就是这么长相如此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丑的女人,却完成了从雏妓转变成为一代画师的逆袭。她和潘素的身世背景有点像,不过她比潘素名气更大。

  潘玉良最先不姓潘而姓张,叫张玉良。出生在古城扬州一个贫民家里。一岁时丧父,8岁时相依为命的母亲也不幸离开了人世,孤苦伶仃的她被舅舅收养。

  14岁时的潘玉良发育成熟,一副鸭蛋型脸庞,五官匀称,高高的鼻梁,水汪汪的眼睛.且身段儿苗条,显得亭亭玉立,天生的丽质天资,是个天生的小美人儿。她舅舅看着这些,不由忘却了同胞姐姐的手足之情,财迷心窍,偷偷地将她卖给了芜湖县城的怡春院。

  因为年龄小而且样貌也不出众,虽然身在妓院,但做的主要只是些打杂跑腿的活。青楼就是人欲念场的缩影,有多少世故便有多少人情。似乎是天性里便有一种倔强和不屈服,在看透了妓院的奢靡生活后,她当然不甘心于此, 想抓住任何可以逃跑的机会。

  她曾试图逃跑十次,都失败了。逃跑没用,便选择毁容上吊,以为将自己毁容便可以不用再接客,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抓住。被抓住后的结果就是一顿又一顿的毒打,在面对自己的命运,想要改变环境是多么的无力!

  17岁那年,她因姿容清秀,气质脱俗,渐已芳名远播,成了芜湖地界令人瞩目的一株名花。幸好,命运无常却也最有情。那年的一次宴会上,和往常一样,她认真整理了发髻,唱了一首平常拿手的小曲。

  似乎是唱进了人心一样,那时候身为芜湖海关监督的潘赞化也被打动了。这次相会让两人互生情愫。潘赞化最后竟然冒着会损害一个男人名誉的风险把她硬是给赎了出来。后来娶作二房,张玉良改姓为潘玉良。

  潘赞化安排玉良居住在上海,并为她请了教师,潘玉良开始了新生活,她如饥似渴地学习,后来又跟随画家洪野先生学画。

  人的机遇是难以预料的,有时偶然性也表现为一种奇特的命运,会把做梦也意想不到的幸运赐给人。认识了潘赞化,是张玉良人生道路上的转折点。

  潘玉良爱画画, 爱了什么程度。她不满足于跟着画师学画,1918年,以素描第一名、色彩高分的成绩考进上海图画美术院(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成为了刘海粟的学生。

  那时候,开始学人体素描课,她完全陶醉在人体这精妙的艺术构造中,为了画好裸体,她便跑到女生浴室去画,这种行为当然被所有女生唾弃,很多人视她为洪水猛兽。无奈,她只能对着这镜子画自己。

  毕业后又以优异的素描成绩取得了到法国留学的机会,踏上了去巴黎的征途。与中国同学徐悲鸿,邱代明等,在巴黎的凯旋门,在波光粼粼的塞纳河上留下足迹和身影。

  即将毕业时,玉良与在欧洲游历的母校校长刘海粟不期而遇。异国重逢,她无比激动,一把抱住老校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眶里只是泪花。当下,刘校长给玉良写了聘书,回国后,聘任她任上海美专绘画研究室主任兼导师。

  九年异国他乡的飘泊,历尽艰辛,带着圆满和喜悦,她回国了。两个月后,潘玉良在上海举办的“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展品两百多件,震动了中国画坛。

  1932年,玉良举办第二次个人画展,游欧回国的刘校长亲临画展,校长在那张《浮山古刹》前停住了,他指着画对身旁围观的人说:“你们看,好一座别致有趣的古刹,可谓是淋漓逼真,惟妙惟肖,它说明了作者西画功底坚实,也表现了技巧的纯熟,意境不错。”在场观者无不赞同,可老校长话锋一转:“可是,我不喜欢也不主张这种素描,我主张借鉴西方的艺术,用以丰富和发展我国的绘画艺术……”

  玉良受到了震动,她认真思量,自己作品缺乏个性,之后,为了充实和丰富自己的艺术营养,她走遍黄山、庐山、浮山、扬子江等地,在峰巅、峡谷、画室、课堂、河畔、林荫奋战。两年后她展出了别开生而的新作,受到了人们的赞誉。

  任教的几年,也经常展览画作。30年代的中国,风雨飘摇,有一次,潘玉良展出了一幅油画《人力壮士》,画面里一个裸体的中国大力士,双手搬掉一块压着小花小草的巨石,这幅画寓意她对战场将士们的敬重。然而,这幅画却给她带来了一辈子难忘的羞辱。

  第二天再来画室的时候,这幅画已经被人划破,边上还贴了张字条,上面写道:妓女对嫖客的颂歌。总有那么一些人,看着别人的名气越来越大,却总也想着用别人的过去来揭别人的伤疤。

  在国内是待不下去了,她只能又重新和潘赞化商量着出国。这一次离别,竟成了永别。

  不久,她在“中大”的学生王守义来到巴黎,专程找到了玉良,想让玉良承订一座格鲁赛先生的雕像,报酬六千法郎,玉良答应了。为了这尊雕像,她花费了不少心血,作品完成后,鉴赏权威那赛夫先生看完了作品赞不绝口,当即决定他们博物馆收藏。

  玉良顷刻觉得心里凉爽和甜润,脸上绽出宜人的红润,那赛夫先生又看了玉良的工作室,他兴奋他说:“这就象藏匿在深谷的一朵意大利黑色郁金香,独具神韵。一旦被识者发现,就要让艺坛惊倒!”

  1950年,玉良去瑞士、意大利、希腊、比利时4国巡回画展,历时9个多月,获得了一枚比利时皇家艺术学院的艺术圣诞奖章。当她胜利回到巴黎时,在《晚邮报》上看到了一则消息:“中共重用艺术家,徐悲鸿任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刘海粟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他们的个人画展,由官方分别在北京,上海举办,盛况空前。”

  1958年8月,“中国画家潘玉良夫人美术作品展览会”在巴黎多尔赛画廊开幕。展出了她多年来珍藏的作品,展览未闭幕,展品除自藏未标价外,均订购一空。巴黎市政府购藏十六件,国家教育部,市立东方美术馆都有收藏。她的汗水没有白流,她的辛苦没有白费,她的心血没有白费,她成功了!

  美展宴会归来,画桌上摆着赞化的一封来信,她的手颤抖着拆读起来。当她读到“刘海粟是,即是敌人,你我均应与其划清敌我界限”时,玉良的心碎了。她领悟了赞化措词的用心,现在不宜回国,这是赞化信中的核心,也是他急切要表达而又不便表达的内涵。

  1959年,巴黎大学把它设置的多尔利奖,奖给了张玉良,这在巴黎大学的奖励史上是破天荒第一次。巴黎市市长亲自主持授奖仪式,把银盾、奖章、奖状和一小星型佩章授给了她。

  1964年,法国与我国互相承认,建立了外交关系。一天,一位叫王萍的女士专程来到玉良的住处,她代表大使馆来看望张玉良,这时玉良才知道赞化于1959年7月离开人世。一场平地而起的风暴,把玉良的归乡梦再次打碎了!

  中国史无前例的开始了,一次王萍又来玉良住所,她捎来了周总理传来的信息:“祖国理解你的心情,也诚挚地欢迎你回去,什么时候回国?总理有考虑,由我们安排。”

  在法国的日子是孤独的,因为没有正式的工作,只能靠政府的救济金度日。日子过得贫困又艰辛。命运总是如此奇妙,潘玉良一生都是各种不幸,然而却又有各种贵人出手相助。她住在巴黎的房子附近有一位中餐馆老板,他很欣赏潘玉良的才华,并且心生爱慕,不断地尽自己所能接近她、帮助她。来来往往久了,或许是觉得时机成熟了,或许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中餐馆老板就想要告白,然而,这一次告白却让潘玉良惊恐万分。

  潘玉良说:“ 朋友,我讳言,我有痛苦,但也有宽慰,那就是赞化和我真诚相爱,我虽然和他隔着异国他乡,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要回他的身边。”

  在法国滞留了40年,没错,是滞留,她心心念念的家乡,回不去,也不可能让她回去了。